存档

‘吐槽’ 分类的存档

New job, new life style

2013年11月19日 7 条评论

在 2013 即将结束, 我的生日即将到来的时候, 我给了自己一个 big surprise: 离开了我奋斗 了两年多的公司. 这家公司是我来到北京的第一家公司, 说没有感情是假的, 至于离职的原因, 大部分是家庭方面的(无非就是老太爷去世, 家族内部争夺房产什么的). 正好新公司承诺让我 远程办公, 所以我可耻的接受了, 申请离开了之前的公司.

也许是在北京呆久了, 故乡让我觉得有点陌生了, 但是更多的, 确是发自内心的感慨和 激动. 当我吃完晚饭, 站在楼顶这么多年第一次这么清晰的仰望星空的时候, 我明显的颤抖 了, 就好像被一千道光线刺穿了一样. 我一个人静静地站了很久, 但思绪却像野马一样起伏不定: 小时候坐在父亲的怀里听故事, 初中时代的放荡不羁, 高中离家求学, 大学毕业远赴 他乡工作…… 这一刻我的大脑已经失控了. 直到很久以后, 慢慢的, 慢慢的, 我被拉了回来, 却发现眼睛里居然有一些亮晶晶的小东西.

以前看 虫师 的时候, 有一段对话觉得挺装 13 的, 但是现在, 又是另一番感触:

“夜里在山中一个人走动的时候, 有的时候会突然发现, 刚刚还一直照亮着路的月光和星星 突然消息, 无法分辨方向了. 虽然这也不是什么非常罕见的事情, 但是如果这时连自己的 名字和过去都想不起来了的话, 那就是常暗来到身边了, 据说只有想起来才能逃脱. 如果 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呢? 马上给自己随便起个名字好像就可以了. 但是相对的, 使用以前 的名字时发生的事情, 就永远也无法想起来了.”

仔细想想, 我是不是活的太没有存在感了, 原来我近几年一直是在忘记了我的回忆和名字 中度过的. 我的生命的价值, 真的只在于长短吗?

滚滚红尘已随风而去,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荷尽已无擎雨盖, 菊残犹有傲霜枝.”

新工作

2011年8月26日 没有评论

来帝都三天了, 除了交通等不太适应外, 其他的一切觉得都还不错.

工作内容

新工作是和云计算有关的, 也算从一个行业转到另外一个陌生的行业. 现在的工作 更能淋漓尽致的发挥我的特长. 对于我以前学到的很多以为用不到的技能, 比如 自己折腾的 KVM 的东东, 各种 package 的知识, gtk develop 等等, 现在 是觉得知识到用时方恨少.

工作环境

工作环境是我工作这么多年(两年)以来最好的:

同事
我所在项目组是一群充满斗志的 linux geek, 项目组的成员都来自不同的地方, 很多人都是和我一样刚到公司的. 不过令我惊讶的是, 我居然是公司这么多人年纪最小的, OMG. 我们项目组每个人的本本都是清一色的 linux, 有的是 ubuntu, 有的玩 suse, 也有 gentoo(额, 好像只有我). 服务器上还装着 centos.
工作内容
涵盖了 linux 应用程序开发, linux 发行版定制.
工作自由度
只要能完成任务, 随便你怎么安排时间, 这里是没有人监督你的, 一切都得靠自觉, 不过在我呆的这几天看来, 大家还是比较自觉的.

帝都印象

来之前很多人对我说, 帝都物价高, 帝都房价高, 帝都房租高, 帝都土著比较高傲, 帝都 ……

对于交通, 我来了几天才真正理解为什么有的公司 早上 10 点才上班. 交通是在是 太不方便了. 对于大多数的上班族来说, 一般住在 4环甚至5环, 公司一般在市内, 做地铁, 加上公交(或许还有一段自行车或者小跑什么的)都要1个小时以上. 所以我 刚来的第一天就和同事感慨: 在帝都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挤地铁上了.

但是我呆了这么几天, 给我的感觉, 除了交通不便外, 其他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尤其 是帝都的人民, 给我一种纯爷们的感觉, 做事说话不拖泥带水, 雷厉风行, 至少我接触 过的帝都人民都是这样的.

每天下班走在帝都的马路下, 听到大街上各种的吆喝声, 看到准备去散步的老人们, 身边 是和我一样戴着耳麦, 走在回家路上的上班族, 这样的生活和我以前在厦门的无论在 生活节奏, 还是生活氛围上都差别太大了. 但是不得不说, 我已经慢慢适应上了这种生活.

分类: 吐槽 标签: ,

新的blog

2011年5月22日 没有评论

太悲劇了, 以前的域名忘記續費了, 導致現在不能續費了, 再註冊也不能了, 所以現在不得不申請新的域名, 本來打算重新考錄購買一個vps的, 想想現在暫時也沒有什麼需求, 加上yousui介紹了一個可以用ssh管理的空間, 登上去看了一下, 可以運行python, 空間的管理完全可以用ssh實現, 正好滿足我的需求. 以前的那個空間, 見鬼去吧.

分类: 吐槽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