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吐槽, 自言自语 > New job, new life style

New job, new life style

在 2013 即将结束, 我的生日即将到来的时候, 我给了自己一个 big surprise: 离开了我奋斗 了两年多的公司. 这家公司是我来到北京的第一家公司, 说没有感情是假的, 至于离职的原因, 大部分是家庭方面的(无非就是老太爷去世, 家族内部争夺房产什么的). 正好新公司承诺让我 远程办公, 所以我可耻的接受了, 申请离开了之前的公司.

也许是在北京呆久了, 故乡让我觉得有点陌生了, 但是更多的, 确是发自内心的感慨和 激动. 当我吃完晚饭, 站在楼顶这么多年第一次这么清晰的仰望星空的时候, 我明显的颤抖 了, 就好像被一千道光线刺穿了一样. 我一个人静静地站了很久, 但思绪却像野马一样起伏不定: 小时候坐在父亲的怀里听故事, 初中时代的放荡不羁, 高中离家求学, 大学毕业远赴 他乡工作…… 这一刻我的大脑已经失控了. 直到很久以后, 慢慢的, 慢慢的, 我被拉了回来, 却发现眼睛里居然有一些亮晶晶的小东西.

以前看 虫师 的时候, 有一段对话觉得挺装 13 的, 但是现在, 又是另一番感触:

“夜里在山中一个人走动的时候, 有的时候会突然发现, 刚刚还一直照亮着路的月光和星星 突然消息, 无法分辨方向了. 虽然这也不是什么非常罕见的事情, 但是如果这时连自己的 名字和过去都想不起来了的话, 那就是常暗来到身边了, 据说只有想起来才能逃脱. 如果 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呢? 马上给自己随便起个名字好像就可以了. 但是相对的, 使用以前 的名字时发生的事情, 就永远也无法想起来了.”

仔细想想, 我是不是活的太没有存在感了, 原来我近几年一直是在忘记了我的回忆和名字 中度过的. 我的生命的价值, 真的只在于长短吗?

滚滚红尘已随风而去,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荷尽已无擎雨盖, 菊残犹有傲霜枝.”

  1. 2013年11月26日14:31 | #1

    祝一切顺利!
    PS: 我也想远程办公哇

  2. meixiezichuan
    2013年11月29日08:33 | #2

    我还一直以为不能评论来着~~看看是不是匿名的。

  3. jingjing
    2014年1月4日09:12 | #3

    孩,最近过的可好啊?二娃有点想你了~

  4. mathslinux
    2014年1月4日12:11 | #4

    @jingjing 兄啊, 这里好冷啊, 听说你们去给某人办乔迁之喜了, 然后还去滑雪了.

  5. WANG
    2014年1月20日13:32 | #5

    老兄的帖子很有感触,我18岁离开家乡到南方上大学/工作,一晃在南方十年后又出国,现在离开家乡超过15年了。2013年10月我第一次带老婆孩子回到我的家乡见父母,对我而言这是回国回家,对于他们而言是出国到别人家,不过有一点是相通的,那就是陌生感。

    站在故乡的土地上,我有一种不真实感,熟悉又陌生,熟悉的县城已经有以前的三倍大,熟悉的亲人已经变老,熟悉的同学朋友也变了模样,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半大小子是我的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羞涩得躲在大人身后打量着我这个陌生的舅舅/叔叔。幸好小孩子们百无禁忌,虽然语言不通,依然能很快跟我儿子/女儿兴高采烈得追逐打闹。

    正好赶上表弟的婚礼,我妈妈家族全家总动员,我有点新奇得发现婚礼上干活的居然都是我的表哥,表弟,表哥,表妹,心中感到非常温暖。

    离开家的时候,我狠心没有回头,三个孩子倒是兴高采烈得憧憬着可以去一个新地方玩了。

    记得余秋雨《乡关何处》里有一句“他乡变成故乡,故乡却成他乡”,我觉得我是真的理解了。

  6. mathslinux
    2014年1月20日15:28 | #6

    @WANG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在可能的情况下, 还是多回回家, 回回我们梦开始的地方看看吧, 🙂

  7. WANG
    2014年1月21日10:20 | #7

    @mathslinux
    谢谢,希望能多带老婆孩子回去看看。你老兄多保重。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