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生活’

New job, new life style

2013年11月19日 7 条评论

在 2013 即将结束, 我的生日即将到来的时候, 我给了自己一个 big surprise: 离开了我奋斗 了两年多的公司. 这家公司是我来到北京的第一家公司, 说没有感情是假的, 至于离职的原因, 大部分是家庭方面的(无非就是老太爷去世, 家族内部争夺房产什么的). 正好新公司承诺让我 远程办公, 所以我可耻的接受了, 申请离开了之前的公司.

也许是在北京呆久了, 故乡让我觉得有点陌生了, 但是更多的, 确是发自内心的感慨和 激动. 当我吃完晚饭, 站在楼顶这么多年第一次这么清晰的仰望星空的时候, 我明显的颤抖 了, 就好像被一千道光线刺穿了一样. 我一个人静静地站了很久, 但思绪却像野马一样起伏不定: 小时候坐在父亲的怀里听故事, 初中时代的放荡不羁, 高中离家求学, 大学毕业远赴 他乡工作…… 这一刻我的大脑已经失控了. 直到很久以后, 慢慢的, 慢慢的, 我被拉了回来, 却发现眼睛里居然有一些亮晶晶的小东西.

以前看 虫师 的时候, 有一段对话觉得挺装 13 的, 但是现在, 又是另一番感触:

“夜里在山中一个人走动的时候, 有的时候会突然发现, 刚刚还一直照亮着路的月光和星星 突然消息, 无法分辨方向了. 虽然这也不是什么非常罕见的事情, 但是如果这时连自己的 名字和过去都想不起来了的话, 那就是常暗来到身边了, 据说只有想起来才能逃脱. 如果 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呢? 马上给自己随便起个名字好像就可以了. 但是相对的, 使用以前 的名字时发生的事情, 就永远也无法想起来了.”

仔细想想, 我是不是活的太没有存在感了, 原来我近几年一直是在忘记了我的回忆和名字 中度过的. 我的生命的价值, 真的只在于长短吗?

滚滚红尘已随风而去,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荷尽已无擎雨盖, 菊残犹有傲霜枝.”